鸽子精的雷文站

励志从雷文里杀出一匹野马!

玉箫给你发了几十条语音,你把每个语音都点开听了一遍,确定全是嘱托冬天多添衣物,然后把午餐和秋裤拍照给她发过去。
玉逍遥喊你一句离经,你直接把定位开给人家。
君奉天跟你初次见面,你立马黏着君奉天喊亚父还让他带你去玩儿。
我伏字羲问你一句吾儿在吗,被你玉离经(伏辰初)拉黑所有联系方式还被君奉天追杀到玄黄岛,你还跟我说你爸爸是君奉天,伏辰初你这样对吗?

温泉 肉 【北竞王X君奉天 】



感谢太太接稿 @懸離不懷珠


是夜漫天浮雪,细霰纷漫,若杨花梨蕊,清韵别生,正当一句黯然销魂。


竞王爷原饮了少少的风月无边,唇齿里尚留有风月缱绻的酒香,水滑光滟的貂裘如一捧轻暖的云拥簇着他的肩背,漆墨样的黑发穿过嵌珠挖云的金束环流水一般垂散下来,他一手扶在侍从的肩头,一手捧着小手炉,缓缓走下回廊,香暖的热气自炉盖缠花折枝的镂空处蒸腾而出,氤氲满袖。


庭中月华满落,兰汤潺爰,因泉涌地下,常年地暖,池畔的树木已有当先回春之意。竞日孤鸣留意到枝上轻微的萌蘖,凝眸,想起的偏偏是温谷葱葱佳气色,离宫奕奕叶光辉之流的奉和诗,不由半真半假地微露一哂,挥手屏退了左右。


一尺千金的水貂裘雪一样落在池邊榻前,随之是绣金丝绦与软罗单褥,竞日孤鸣獨自赤足步入汤池,假山石子间汩汩流出的温热水液浇过削薄肩头,他背靠白玉池緣,一捞長髮,欲將髮散開在玉石台子上,不意卻有一雙手從身後捧住了那一把細密如緞的青絲。


直到此時,竟日孤鳴方露出一點切實的莞爾來,是素絹生花,倏然活泛。


“法儒尊駕大駕光臨,小王可是在此恭候多時了啊。”


今夜君奉天未負劍,只著了一身簡素的常服前來,他也不曾綰簪高髻,與平日德風古道內昊正五道冷肅凜然的守關者形象相去甚遠,眉目間的端方無情化消開去,神色裡柔和又寧謐。


他在他的身後,俯身捧著那段髮,輕聲道:“台上已積了浮雪了。”


竟日孤鳴微笑著轉過身來,有一半的長髮從君奉天的掌心滑出,絲絲縷縷地飄落在了水面上。


“無妨,來陪我一同賞雪。”


細長濕潤的五指扣住君奉天腰間的係帶,靈巧地抽散了結扣,不多時織物便散漫地落在池邊,白髮的劍修者被拉扯著帶入水中,只好頗縱容地垂首,與苗疆顯貴的北競王交換了輕柔的親吻。


竟日孤鳴早先在席上飲了酒,眼尾處有一抹淺淺的薄紅,君奉天托著他的後心,於他唇上嚐到了餘韻回長的酒香,忍不住一嚐再嚐。他未闔上眼睛,一直都在專注地凝視那雙瀲灧的眼眸,個中嫻雅風情似湯池內騰起的暖霧,潮潤又靡靡。


攬定了瘦韌的腰身,竟日孤鳴輕輕咬磨脆弱的耳垂,齒與舌交或撫慰,猶不忘言語關懷:“你一別多日,儒門諸事可妥當否?”


君奉天要頷首,喉头却被缠绵地含吻住,他只能顺从地仰起脸任人施为,今夜无风,萧散的雪沫如羽丝,零零星星飘落到他面上,没有停留,便直接被热气化消为水珠,顺着颧骨细细淌下了一线,被另外一人舐去了。


竞日孤鸣的动作并不急切,也不咄咄逼人,没有少年人渴求焦灼的隐忧,一點嬌縱一點放縱,他诚然是在纯粹地享受,亦是在引导君奉天享受,修道者从来不是耽于风月之人,却也并不会拒绝。


他垂眼去看,竞日孤鸣漆黑的髮絲裡埋著連扣的金束環,豐華雍容,此時雪月水光映照,層疊蕩漾開明明滅滅的柔和光暈,格外襯托出那張雪堆花塑一般的美麗顏面來。人們平常追捧竟日孤鳴的容貌,是為讚其確實金尊玉貴,而若是君奉天讚美,則只是單純的由心而發——甘心承認修道者的心旌確實地被搖動了。


他聽憑競王爺在他身上放肆,想起來時所見到的景象,信口詢問道:“我先前看到府中彷彿剛散了筵席,今日是開了飲宴嗎?”


“王府內賞雪私宴罷了,”竟日孤鳴親他,細白的指尖勾勒君奉天鬢角刀裁般的輪廓,漫不經心地回答,“無非是隨處尋個由頭應對⋯⋯做做樣子,這一年便就過去了。”


頓了頓,他像又想起什麼來,重新抿起一絲笑意:“不過今日,府裡的樂伎班子新譜了曲,著人填好了詞,尚有一些意思,你聽。”


君奉天不沾塵俗已久,對燕樂歌吹已十分陌生,與閒散王爺對比鮮明,然而這位王爺的手此時已經滑下水去,在漣漪動亂的水面下握住他的腰,指腹迤邐精幹利落的腰線肌理,面上猶然一派坦然從容,斜枕在他頸間按拍徐吟:“逐勝歸來雨未晴,樓前風重草煙輕,谷鶯語軟花邊過,水調聲長醉裡聽。”


比起樂姬嗓音婉轉,竟日孤鳴只是漫聲緩歌,去掉了逢迎矯飾的表演意味,倒像偶感而發,隨口成誦而來。


“當筵款舉金觥勸,梅落新春新入庭,眼前風物可無情?”


好似是要說什麼的,然而他不需要說,君奉天也不需要問。空中有細雪兀自在落,一粒粒如浮蕊沉波,水痕清漾,水絲溫滑,貼合肢體間最後的間隙,似細絮沾癢撩人,又似吹拂唇吻。竟日孤鳴的指尖裹著芬芳的水液,卻分明帶流火燎原,君奉天背靠玉石砌的池壁,對這撩撥無處可避,遂被竟日孤鳴欺身上來,一點一點拿捏著取悅。


屢共情事的身體早已被摸得熟透,不需要多費氣力已能攻城掠地。泉水蒸得血熱,細汗漸漸泌出額際,狹長凜冽的眼眸裡亦次第起了動情的波瀾,君奉天按著竟日孤鳴的脊背,腰身卻被他分出一手托起來,他習慣性隱忍地按捺下喘息的衝動,對方卻要抬頭上來細細咬他親他,光明正大地誘他將那吟喘洩出唇來。


他的叩關侵入,總是如此輕易。按理說,法儒尊駕的防線不該如此輕易就被突破,然而他本來就沒有對他設防過,誰會承認、誰會明瞭?竟日孤鳴吻得溫柔,進得深緩,他一向擅長掌控慾念,把握雙方,他知道君奉天長年清修,不習慣激烈地索取,他當然也就極有耐心地,從淺至深、一下一下要他。


進出皆帶起泉水湧動,波紋散亂,軀體媾和處有充盈的暖熱的液體流溢的感覺十分陌生,君奉天咬緊牙關,喘息愈沉,而腰骨卻在軟化,豐厚的銀髮簌簌搖動,一半飄垂在水面,一半落在玉台,沾了薄薄的新雪,他覺不到冷,只覺得有源源不絕的熱意自身體內部一刻不停地燒透出來。


“你還好嗎?”現在是竟日孤鳴在撐著他,他暫緩了攻勢,垂眼仔細打量他,平時體弱多病的北競王爺此刻可一點不顯勉強,色澤沉穠的眸子裡含著笑,沾了水霧,鮮潤又多情的。


君奉天亦彎了一點唇角,半闔了眼,掌心流連他輪廓優美的脊背,自覺手下按的像上好的整塊暖玉,而後啞聲道:“這樣就好。”


意琦行绮罗生二人的婚书。
不论嫁娶,相伴相守而已。

参加微博北竞王主页君活动的产物。
已经全发出啦!!!

图为小王衍生和两条日常手链。

衣意脑洞

防雷

一朝下海写同人,从此心中无正剧。
天雷本来就是我,我本来就是天雷。
你若来喷我删评,你若来骂我无视。
略略略略略略略,咕咕咕咕咕咕咕。

————————开始——————————
  

一留衣与意琦行行走江湖多年,相约有缘再见便在续前缘。
意琦行想集合众人创立武道七修的消息初初传来,一留衣便日夜兼程从远方赶到意琦行身边。两人本就有情,再见竟似小别新婚。
在武道七修创立那一日,两人在其余内七修的见证与祝福下结为夫夫。虽然平素两人与好友无二,但内七修的众人皆知他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意琦行要闭关清修,一留衣便为他护关。
一留衣要下山,意琦行便悄悄跟着为他护航。
意琦行想凑刀修,一留衣便为意琦行满天下找。
意琦行的傲,一留衣的笑容都由双方小心翼翼守护着。
绮罗生的到来,几乎夺走了意琦行对一留衣的全部注意。众人皆对新来的小师弟有了几分探究,在绮罗生刀道初成主动提出下山游历方停止探究。
众人曾让一留衣小心绮罗生,一留衣爽朗的笑了:“若剑宿与绮罗生之间有什么,那他们就不是剑宿与绮罗生了。”
无意间听到一留衣这句话的意琦行,绮罗生两人有些惊讶。绮罗生见耳根发红的剑宿,心中对衣意两人的关系尽是了然。当天晚上便去找一留衣要了喜糖。
下山的剑宿,也在晚上宿在一留衣房内早早吹灯讲对戒套在一留衣手上。
在一留衣以为意琦行要睡着时,身边传来一句
“定不负君相思意”

  

沙雕段子:论不咕的重要性

脑洞来源 @莲谳 兄die,说我咕。我只是为了证明我不咕我而已。
   
      防雷预警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角色仙山预警

  人物归布袋戏,ooc归我。逻辑已经死了。

  不撕,不匿。写东西是为了自己开心。

  也非常感谢各位道友对拉郎的包容。

  如果不慎被雷,先给您说声抱歉。

  ————————以上防雷预警结束—————————

竞日孤鸣在退位后忙着养伤采参许久未曾向君奉天写信探问近况。也将答应奉天的字画忘记了。
而君奉天在向竞日孤鸣寄出许多信,然未收到回信后越来越焦虑。原想突破空间去找人,但命魂手串完好如初也就熄了这个心思。
君奉天的气场让感觉越来越压抑让昊法修堂的众人在功课上也越发刻苦,每餐三省自身问题与功课上的问题几乎成了常态。【众人水平在后来让君奉天感到骄傲。也后话了暂且不提】
在君奉天心情越见低落与众人的战战兢兢下日子继续过着,但竞日孤鸣依然没有来信。
在后来当竞日孤鸣忙完突然想起君奉天与他的约定和他答应君奉天的字画时。心口疼痛到几乎要昏死过去,而此时君奉天的命魂手串啪的一声从竞日孤鸣手上断裂。自此以后竞日孤鸣白天默默守护疆土,夜晚缩在琅琊居中用上等的笔墨纸描绘爱人的模样。
【后记:多年以后,苍狼来到他祖王叔的床前看着白发苍苍的竞日孤鸣与房间里挂满的人像。终于知道他的祖王叔心中的人是何人,也在他回光返照的祖王叔面前听祖王叔讲完了他的一生与他生命中除却祖王叔父王与喜妃外,最重要的也是最不能忘的那个人与祖王叔的故事。
只听他祖王叔最后说到:“乖苍狼,不要咕咕……”】

在线等:玩儿阴阳师,在家捡到式神怎么办?

  防雷预警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角色仙山脑洞。

  人物归布袋戏,ooc归我。

  不撕,不匿。写东西是为了自己开心。

  也非常感谢各位道友对拉郎的包容。

  如果不慎被雷,先给您说声抱歉。

  ————————以上防雷预警结束—————————

  君奉天,一个活在21世纪从小被教导世间无怪力乱神且奉行无神论主义家庭,从小得的奖摞起来比人高·长得也不赖的大好青年【俗称:别人家的孩子,长辈见了人人夸,同辈见了······嗯,算了不说了】从来未曾想到自己会遇见眼下的情况。仔仔细细回想一番眼前的华服男子是怎么来的,突然意识到

  “太刺激咧?!玩儿阴阳师能把式神召唤出来?!”

  君奉天震惊之余看了看时间,心想:嗯,午夜12点。一定是最近考试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于是强做淡定的上床盖上被子睡了。

  此时被召唤来的竞日孤鸣亦是一脸懵逼:‘啥情况,这是哪儿?阴阳寮改造完了?’见俊俏青年自顾自入眠也不恼,想着自己初来乍到的情况也不明了。索性挨着眼前的青年睡了,睡前想着这青年看起来不是很会照顾自己的起居警惕性也低。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

  竞日孤鸣便本着团结友爱的精神起身做饭。顺道把青年的衣物拿去洗了。君奉天醒来后闻着饭菜香气寻味而出,发现昨夜出现的人还在自己家里。脑海中不经浮现梅西的表情包不过主角换成了自己。

  “我是君奉天,一个无神论主义者。但我好像真的召唤来了式神。现在慌的一批”

  
————————————暂结——————————————
Ps:无脑甜,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脑洞来源于:阴阳师,捡到鬼。

跨棚
北君:北竞王x君奉天
温迹:温皇x玉逍遥
默地:默苍离x地冥七相
赤云:赤羽x小默云
双后:凰后x妖后
温策:温皇x策梦侯(步香尘)

非跨棚
天意:倦收天x意琦行
药雁:药神x雁王
双王:苍越孤鸣x雁王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画手: @剑奏挽歌

1谢谢太太产粮。冷圈的春天呀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