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咕咕叫的鸽子

励志从雷文里杀出一匹野马

在线等:玩儿阴阳师,在家捡到式神怎么办?

  防雷预警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角色仙山脑洞。

  人物归布袋戏,ooc归我。

  不撕,不匿。写东西是为了自己开心。

  也非常感谢各位道友对拉郎的包容。

  如果不慎被雷,先给您说声抱歉。

  ————————以上防雷预警结束—————————

  君奉天,一个活在21世纪从小被教导世间无怪力乱神且奉行无神论主义家庭,从小得的奖摞起来比人高·长得也不赖的大好青年【俗称:别人家的孩子,长辈见了人人夸,同辈见了······嗯,算了不说了】从来未曾想到自己会遇见眼下的情况。仔仔细细回想一番眼前的华服男子是怎么来的,突然意识到

  “太刺激咧?!玩儿阴阳师能把式神召唤出来?!”

  君奉天震惊之余看了看时间,心想:嗯,午夜12点。一定是最近考试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于是强做淡定的上床盖上被子睡了。

  此时被召唤来的竞日孤鸣亦是一脸懵逼:‘啥情况,这是哪儿?阴阳寮改造完了?’见俊俏青年自顾自入眠也不恼,想着自己初来乍到的情况也不明了。索性挨着眼前的青年睡了,睡前想着这青年看起来不是很会照顾自己的起居警惕性也低。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

  竞日孤鸣便本着团结友爱的精神起身做饭。顺道把青年的衣物拿去洗了。君奉天醒来后闻着饭菜香气寻味而出,发现昨夜出现的人还在自己家里。脑海中不经浮现梅西的表情包不过主角换成了自己。

  “我是君奉天,一个无神论主义者。但我好像真的召唤来了式神。现在慌的一批”

  
————————————暂结——————————————
Ps:无脑甜,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脑洞来源于:阴阳师,捡到鬼。

跨棚
北君:北竞王x君奉天
温迹:温皇x玉逍遥
默地:默苍离x地冥七相
赤云:赤羽x小默云
双后:凰后x妖后
温策:温皇x策梦侯(步香尘)

非跨棚
天意:倦收天x意琦行
药雁:药神x雁王
双王:苍越孤鸣x雁王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画手: @剑奏挽歌

1谢谢太太产粮。冷圈的春天呀QAQ。

约稿

CP:北竞王x君奉天

画手:芜声 @剑奏挽歌

感谢接稿,非常非常感谢!

约稿
画手:芜声 @剑奏挽歌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感谢道友接稿。比心心!

关于脑洞

防雷预警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角色仙山脑洞。
人物归布袋戏,ooc归我。
不撕,不匿。写东西是为了自己开心。
也非常感谢各位道友对拉郎的包容。
如果不慎被雷,先给您说声抱歉。
架空,私设。不撕。
角色死亡预警。

————————以上防雷预警结束——————————



竞日孤鸣年老弥留之际眼睛死死盯着病房门口,身边的家属眼眶红红的看着他问他找谁也不曾回答。
此时已儿女双全事业有成的苍狼似乎看懂了竞日在想什么俯下身低低的告诉竞日那人被推入急救室情况不明。
竞日仍然等着不肯合眼。又过了许久外面隐隐传来哭声。
苍越孤鸣朝竞日道了声节哀。
竞日恍惚前眼前仿佛看到少年人红着脸朝他伸手说:“回家了。”
若此生有什么遗憾,大概是没有与他相守吧。竞日如是想到。

若能重来…可惜不能重来。

小甜品【摸鱼】


防雷预警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角色仙山脑洞。
人物归布袋戏,ooc归我。
逻辑混乱文笔渣。
不撕,不匿。写东西是为了自己开心。
也非常感谢各位道友对拉郎的包容。
如果不慎被雷,先给您说声抱歉。

————————以上防雷预警结束——————————

  此生相见应不识

 君奉天与竞日孤鸣相遇在某个不知名的街角。那时他还不是君教授,竞日孤鸣也不是现在这般病歪歪的模样。
   那一刻两人心中悸动莫名,宛若经历生死久别重逢的恋人般。怔怔的看着对方。明明是初遇但谁也不想打破此刻的宁静,不约而同的想到:”时间过的在慢些吧,我想多看看他“。就这么两人看着对方。直到在原地等不及的自家小辈来寻二人,君奉天与竞日孤鸣方回过神应答。
     再见已是在双方小辈大一集体成年礼上。

  那一年君奉天代表法学系教授在台上发言,竞日孤鸣在台下陪同苍狼,一眼便被台上穿着得体清爽的那人惊艳到了。

  后来的后来,自然是两人从陌生到熟悉从相识到相恋。

  在从熟悉到最熟悉的陌生人,从相恋到宁不相识。

  他们终究没有挨过那一段日子,各自遵从长辈的意愿与长辈选好的姑娘结婚。

  也许是巧合又也许是刻意为之,总有几分同年同月同日成亲也算共拜天地的意思在。
  
  真正应了那句:不过是天各一方,又有何承受不了?

脑洞记录

防雷预警

CP:北竞王x君奉天【北君】
角色仙山脑洞。
人物归布袋戏,ooc归我。
不撕,不匿。写东西是为了自己开心。
也非常感谢各位道友对拉郎的包容。
如果不慎被雷,先给您说声抱歉。

————————以上防雷预警结束——————————

许多年以后君奉天回忆起坐在琅琊局内守着衣冠冢乘凉的某人在见到自己的场景。他说:“喝杯热茶吧。”
那时未曾想过别离,未曾想过两人间的差距。
如今在回首已是物是人非,而那杯热茶的温度再也寻不回了。

——————————————暂结———————————————
备注:君奉天是先天高人,小王是普通人。
根据年龄来看,应该迟早有这么一天。先天的时间太漫长了。

#忧平#
CP:忧患深x平如蘅
画手: @咸鱼一样的玙
『桃林』
“那时实为一念之差,依吾往日之性,绝不会理会那块袭玉佩。”

“哎哎哎,彼此彼此。吾亦是一念兴起,才又折返回去。”

“哈,注定的缘分,不管错身几次,还是会再相遇。”

『白沙书院』
“哎呀,吾孑然一身,倒是没什么好准备的。若有万一,忧患深,记得将吾送回故土。”

“你若死,吾也不可能独活。”